明代晋藩刻书研究

发布时间:2018-1-4 编辑:赵佳媛点击量:41

  山西早在一千余年前的北宋就已有非常成熟的雕版印刷品出现,据悉现存最早的山西刻本是北宋雍熙三年(公元986 年) 绛州宋守真刊印的《佛说北斗七星经》[ 1 ] 。到了金代,山西平阳(今临汾) 遍地书坊,有“家置书楼,人蓄文库”之称,是当时全国著名的刻书中心。元代平阳仍然是北方的文化中心之一,刻印了大量的四部书籍,金、元时期的“平水刻”名闻全国,在我国古代刻书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明清时期,山西刻书更是得到极大发展,明代山西的晋、代、沈三藩刻印了众多典籍,尤其晋藩因其财力雄厚,晋王多通文博雅,所刻书质量好,部头大,成就居明代诸藩之冠。本文试就现有材料,记述明代晋藩雕刻书籍的史实,论析其刻书的动因和所刊书籍之特色,考订其刊刻时间及刊刻者,以就教于方家。

  一

  明建国初,太祖朱元璋为巩固“朱家天下”,陆续将其24 子和一个从孙分封至全国各要地为藩王,称作“屏藩王室”,以后又逐步建立起了一个完整周密的皇室子孙的分封制度,以图江山永保。这些同姓藩王有所谓“分封而不赐土,列爵而不临民,食禄而不治事”之制,因此他们实际上是一群官高位显、无所事事的大贵族。有明一代,很多藩王修学好古,酷嗜文史,有的还多才多艺,著书不辍,据统计明藩王宗室有著述可考的有93 人,共著书359 种之多。凭借藩王特殊的政治、经济地位,他们积蓄了众多图籍的同时,还校勘刻行了许多书籍,这在明代诸藩中成为一种时尚。明代藩府刻书可考者,共40 余个,蜀府最先,秦藩、晋藩、周藩、鲁藩、宁藩、郑藩、徽藩、肃藩等,从洪武迄万历,传本不绝。所刻之书莫不精善。这些“藩府本”既多且精,是明代版刻的珍品,也是别代所无的特有现象。

  晋藩始建于洪武三年(公元1370 年) ,第一位晋王是明太祖的三子朱木冈,受封为晋恭王。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 年) 就藩山西太原府。洪武三十一年(公元1398 年) 二月薨。此后历经定王朱济火喜、宪王朱美圭、庄王朱钟铉、端王朱知烊、简王朱新土典、敬王朱慎镜、惠王朱慎钅取、穆王朱敏淳等。万历三十九年(公元1560 年) 穆王庶子朱求桂请敕管理府事,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562 年) 袭封王位,是为末代晋王。崇祯末年太原城陷,朱求桂被起义军所执, 不知所终, 晋藩历十一代至此而绝。[ 2 ]

  明成祖朱棣以燕王身份起家,得国后为防止自己的故事重演,大力削弱诸藩的行政、军事势力,但尽力满足藩王在经济利益方面的要求。晋藩岁禄一万石,后子孙增多,至正德年间晋府子孙多至160 余人,岁禄亦加至八十七万石[ 2 ] 。晋藩还是明代山西地区最大的大地主,拥有万顷良田。家有余财,资力雄厚,其刻书方能不惜工本费用,讲究纸墨,写缮镂精。晋藩刻书,每种书动辄上百卷,都是宏篇巨帙,如此大规模的雕椠事业,没有雄厚的资财保障,是难以顺利完成的。

  明代藩邸王孙袭祖宗余荫,席丰履厚,因靖难之变,为免中央猜忌,无不取韬光养晦之策,以自保。于是下者则声色犬马,上者则右文刻书,形成明代雕椠事业的一大特色。据史载,晋藩诸王大多优游文史,耽于吟哦,又能心向学术,勤于校仇。晋恭王朱木冈温文尔雅,曾学文于明初大儒宋濂,又专事杜环修习书法,以恭慎闻名,尤好聚书雕刻之事。其后历代晋王克承其绪,广采博艹鬼 ,藏蓄弥富。故时人有“明代藏书,周、晋二府”(《茶余客话》) 之说。明以后公私藏书目录,如《天禄琳琅书目》、《善本书室藏书志》等也多记录有晋藩藏书的流风遗绪,流传至今,尚能看到的还有曾经晋府旧藏的宋版《通典》、《西汉会要》、《文苑英华》等等。晋藩藏书、刻书还有专门的室名堂号自署,如晋庄王朱钟铉的“宝贤堂”、端王朱知烊的“志道堂”“养德书院”;简王朱新土典的“虚益堂”等(后来亦有混用,如“宝贤堂”之称在嘉靖后期仍有沿用,这也是造成后代著录晋藩刻书成书年代容易混淆的一个重要原因) 。现存晋府藏书多钤有“晋国奎章”、“道济书府”、“敬德堂图书印”、“敬德堂章”、“子子孙孙永宝用”、“晋府书画之印”、“清和珍玩”、“乾坤清气”等印记。丰富的藏书成为晋藩大肆校刻、翻雕前代典籍的基础,其所刻书底本大多是朝廷赐予的宋元旧椠,尤可见藏书之珍贵,刻本之价值。

  二

  十一代晋王中以晋庄王朱钟铉、端王朱知烊、简王朱新土典刻书最多,且多集中在明嘉靖、万历年间,故后人评价明代藩府刻书时曾言:“ ??雕凿之业,远轶前朝,今可溯者殆十数家,蜀府最先。??,此成化以前藩邸之概略也。嘉靖以下,晋府最著,淹雅奕世,载美光启前业。其所署有宝贤堂、志道堂、虚益堂、养德书院诸称,循名可观其实。其所刊有《文选注》、《唐文粹》、《宋文鉴》、《元文类》、《初学记》诸书,浩翰卷帙,为诸藩之冠。”[3 ]

  晋藩刻书共有十数种之多,除《宝贤堂集古法帖》为书法集粹外,大多是历代文学作品总集或选集,所以后世总结晋藩善刻文集,刻印文集为其一大特色。这些刻书版心上多有晋府“宝贤堂”、“志道堂”、“虚益堂”、“养德书院”诸堂号标记,在前序后跋以及每卷后亦多有这些堂府“校正重刊”的字样。晋藩刻书,还延请名士校仇,错讹较少,如《唐文粹》、《宋文鉴》、《初学记》诸书,当时就已是“远近宝之”,被清朝人视为善本。

  明人刻书,大多喜好自行窜改,为后人诟病,而晋藩刻书因为多是以内府所赐宋、元刻本做为底本翻雕而成,无明人窜改之恶习,当时便被誉为“佳刻”,其书式多存古意,尤足发思古之幽情! 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晋藩刻书往往被后世书贾撕去序跋,充作宋、元本来出售。因晋蕃府库富裕,不惜工本,所刻之书全部纸墨上乘,刷印装背,极为考究,且大都大字宽行,书品上佳,蓝绫包背装,不逊明代的内府本。

  三

  明人周弘祖《古今书刻》最早列出了益、德等十余藩的刻书目录(但未包括晋藩) ,开研究记录明代藩府刻书之先,然其书目去完备甚远;清末叶德辉的《书林清话》中也列举了秦、周、晋等20 家藩府的刻书56 种,只是仍嫌过简。今人述及明藩刻书较详者,先有台湾昌彼得先生的“明藩刻书考”,稍后有张秀民先生的《中国印刷史》“明代藩府本”一节。经较比可知,张著所列晋藩刻书与昌文完全相同。现据明清以来公私藏书目录及题跋校记等,对照现有各大图书馆收藏目录,详列“晋藩刻书年表”如下:

  (梁) 萧统选、(唐) 李善注《文选》六十卷

  明嘉靖四年(公元1525 年) 晋藩养德书院刊本。见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周星诒《书钞阁行箧书目》、缪荃孙《艺风堂藏书续记》、《中国善本书提要》等目录。此本为翻雕元张伯颜池州路本,每半页十行,行二十二字,白口。每卷首页有“晋府敕赐养德书院校正重刊”一行,书前有嘉靖四年晋藩书于养德书院序,山西按察司提学副使周宣序,嘉靖六年(公元1527 年) 晋藩后序以及嘉靖八年(公元1529 年) 晋端王朱知烊序。周宣序云:“《文选》旧刻于南畿国学,岁久漫漶。继刻于唐藩,禁幕深秘,学者鲜窥焉。嘉靖壬午春宣督学山西,方欲遍购是编,布诸学宫,力未逮也。晋王殿下闻之为刻,置于养德书院, ??养德,其所请书院制额,因以自号者也。”可知此书为晋端王所刊。

  (宋) 吕祖谦撰《宋文鉴》一百五十卷明

  嘉靖五年(公元1526 年) 晋藩志道堂刊本。见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百百宋楼藏书目》、莫友芝《吕阝亭知见传本书目》、孙星衍《平津馆鉴藏书籍记》、《天禄琳琅书目后编》、《故宫善本书目》、《故宫所藏观海堂书目》、《中国善本书提要》等公私目录。每半页十三行,行二十一字,黑口,版式与宋天顺间严州本相同,可知当是翻刻的宋庆元太平府学刊本。有嘉靖五年晋藩志道堂重刊序、晋藩书于养德书院后序、嘉靖八年五月十三日明世宗“皇帝书复”一道,以及晋端王朱知烊恭谢玺书序文。“志道堂”、“养德书院”皆端王朱知烊斋名,此书亦为端王所刊。

  (明) 刘绩编注《春秋左传类解》二十卷、《汉文选》

  明嘉靖七年(公元1528 年) 晋府宝贤堂刊本。诸家目录著录有明刘绩撰《春秋左传类解二十卷地谱世系一卷》,均为明嘉靖七年崇藩刻本,北京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天津图书馆等十余家图书馆有藏。推想此“晋府刻本”或为著录有误,或今已亡佚不存。

  (宋) 姚铉撰《唐文粹》一百卷

  明嘉靖八年(公元1529 年) 晋府养德书院刊本。见《天禄琳琅书目后编》、《嘉业堂藏书目》、周星诒《书钞阁行箧书目》、《中国善本书提要》、《故宫善本书目》等目录。每半页十三行,行二十一字,黑口,卷前有明世宗玺书一道,次为嘉靖己丑晋端王朱知烊序,各卷末多有“晋府敕赐养德书院校正重刊”一行,卷内有“养德书院之记”印记,此书亦为端王时刊刻。

  (明) 世宗御制《敬一箴》

  明嘉靖八年(公元1529 年) 晋府养德书院刊本,为端王知烊所刊。今已亡佚。

  (唐) 徐坚等撰《初学记》三十卷

  明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 年) 晋府虚益堂刊本。见丁丙《善本书室藏书志》、《故宫所藏观海堂书目》、《中国善本书提要》等目录。每半叶九行,行十八字,白口,版心下刻“晋府重刊”四字,卷前有嘉靖甲午年晋藩虚益堂重刊序。重刊序称“ ??岁久板废,抄本狼籍,字多舛讹,观者病之。锡义士安国购得善本,谋诸塾宾郭禾相与校仇厘正,遂成完书。选能鸩工缮写锓梓以传。”此本便是翻刻锡山安国桂坡馆本,为晋简王朱新土典所刊。

  (元) 苏天爵撰《元文类》七十卷目录三卷

  明嘉靖十六年(公元1536 年) 晋府刊本。见缪荃孙《艺风堂藏书记》、《明代版刻图录》、《中国善本书提要》著录。每半页十行,行十九字,白口,上书口有“晋府重刊”字样。书前有嘉靖丁酉晋藩序。序中“志道堂”为端王斋名,“虚益堂”为简王自署。此书亦晋简王朱新土典所刊,刻成于简王嗣封之明年。书式仿元西湖书院刻本,为翻雕之本。据序称,尚欲刻明程敏政撰《明文衡》,但未见传本,推断应未刻成。

  (明) 宁王朱权撰《月瞿仙肘后经》

  明嘉靖三十九年(公元1560 年) 晋府宝贤堂刊本。

  《宝贤堂集古法帖》十二卷

  又名《大宝贤堂帖》,明弘治二年(公元1489年) 汇刻。据《藩献记》称,晋庄王世子朱奇源奉父命采辑晋府内旧藏宋、元、明人墨迹,编成《宝贤堂集古法帖》,“摹刻以传久远”。此为汇帖,乃重摹宋《大观帖》、《绛帖》等,又增宋、元、明各家真迹上石,用十二辰记石数。传世有初拓本,此帖书刻钩勒极佳,为明初所刻佳帖。清康熙十九年戴梦熊补刻五十三石。石现存山西太原晋祠。相传尚有晋靖王朱奇源续刻补遗五卷,未见拓本。

  《四书五经注解》、元赵孟兆页《读书谱》

  明嘉靖初年晋藩养德书院刻本。此二种刻本均未见诸家著录,据晋藩刻本《文选》书前山西按察司提学副使周宣序云:“殿下为高皇帝七世孙,天性笃孝,喜读书,尝刻《四书五经注解》、《唐文粹》、《宋文鉴》、赵松雪《读书谱》诸书,近世宝之”。故此二书应与《唐文粹》等书同时刊刻《, 唐文粹》、《宋文鉴》诸书现在均有传世,此二书盖已亡佚不存,卷数不详。

  (汉) 刘向撰《新序》十卷

  见《嘉业堂藏书目》,云为莫友芝吕阝亭旧藏,黑口,不详何时所刻。

  (宋) 计有功撰《唐诗纪事》、(宋) 真德秀撰《真文忠公续文章正宗》等

  见《古今书刻》,现均已亡佚不存。

  参考文献:

  〔1〕山西刻书年表(宋至明) ,李裕民著撰《, 晋图学刊》1986 年2 - 4 期

  〔2〕《明史》,清张廷玉等撰,中华书局1974 年出版

  〔3〕《明代版刻图录》,潘承弼、顾廷龙编,民国三十年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影印本

  〔4〕《藩献记》,明朱谋土韦撰,民国杭州抱经堂书局排印本

  〔5〕《中国印刷史》, 张秀民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1989 年出版

  〔6〕《中国善本书提要》,王重民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 年出版

  〔7〕《古今书刻》,明周弘祖撰,清光绪三十二年长沙叶氏观古堂刻本

  〔8〕明藩刻书考,昌彼得著《版本目录学论丛》,台湾学海出版社出版


互动版 【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 更多评论。。。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