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市场:“冰点”上的坚守

发布时间:2017-12-5 编辑:赵佳媛点击量:71

  遇见大咖

  在怀化钱币界,敢以“湖南省怀化市老街坊古玩街鑫泉阁”名头,编纂《中国历史年代简表及铸币》一书,欧阳武乃第一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人。

  73岁的欧阳武现为中国钱币协会委员,这种头衔怀化独此一家,别无分店,他已享受了十多年。欧老1979年开始玩古钱,当时玩的是银圆即袁大头。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即“过苦日子”那会儿,作为资本家的女儿的母亲,经常提醒欧阳武,说为度饥荒,家里的金银细软都用光了,拿去换大米了,接着只能舍出袁大头,继续换米救全家人的命,“我是没办法了,留不住这些宝贝了,儿子你今后要长个心眼,要攒几个光洋留着放着,这个东西很值钱的”,她觉得光洋是她父亲即欧阳武的外公遗留下来的老物件,有价值,是念想,“我把它们败了很过意不去”,母亲的谆谆告诫在当时年纪尚小的欧阳武心里留下了强烈震撼,虽然高成分让他“参军参干甚至参工都没有份”。1979年,他从老家黔阳县沅河乡来到老怀化市盈口乡办工艺厂,担任厂长,无意中看到有人在私下里倒腾光洋,马上回想起母亲曾经交代过他的话,当即对这种老物件产生了浓厚兴趣,随即也以每枚10元-45元不等的价格,陆陆续续收购了百把枚,只收不卖,他的钱币买卖生涯从此开启。没过多久,他又迷上了中国古币、外国银币,并充分发挥自己的手艺活特长,整理出一套囊括英国、法国、德国、荷兰、希腊、保加利亚、俄罗斯等欧洲12国的国王老银币。2001年,欧阳武在鹤洲路开办自己的第一家钱币门店,此后几经辗转,于16年后搬到老街坊古玩街,将“鑫泉阁”的名头高高树起,因为“儿女们对搞这一行兴趣都不大”,业务规模被大幅缩减。

  2001 年后的大约 5 年间,钱币生意很好做,每逢过年,客户要货都须提前预订,3000多元一套的钱币都是几套几套地预订,“鑫泉阁”每年营业额随便就是六七十万元,如今每套钱币涨到了8000 元-9000 元上下,需要的人已经不多,整个生意也无法跟那时相比。玩钱币其实只是欧阳武的爱好和副业,当初那家工艺厂于1985年改制后,他曾带领十几号人分流,搞玻璃工艺和装修,那才是他的主业。老人说“我这里最老的钱币是商周时期的天然海贝,大约是公元前400年,最新的是今年发行的以及新中国历年发行的金银币和纪念币”,他的店里,标价最高的洪熙通宝超过30万元/枚,最便宜的是清朝下五帝(即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 发行的钱币。他有一套囊括1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流通硬币,行话叫低值币,是他花了十多年时间,通过列支敦士登驻中国的钱币总代理帮忙搞定,然后借助他驾轻就熟的装帧工艺组合而成的,但“这个东西我不卖,要留给孙子玩”。

  至今,全国搞钱币组合的就欧阳武一人,这让他名气在外。三年多前,南京钱币公司曾因此派人专程拜访他,为他精心制作的组合古币拍照,并主动邀请他合作。此后,市面上相继流传出不少山寨版组合钱币,欧阳武斥其几无例外工艺粗糙、质次价高,地地道道的“便宜货,品位差”。

  有店家半年没开张

  在古玩界,搞杂件即玉器、铜器、陶瓷等等都沾都做的,可以称作“杂家”,隆回人罗孝旺就是这样一个杂家,他来怀化从商20年,开杂件古玩店开了20年。

  年轻时罗孝旺看到很多人,有广东人、江西人、邵阳人,摩肩接踵地来乡下收古物,他觉得这种东西很值钱也很赚钱,渐渐迷上,决意抛开正在经营的药材生意,转而以此为终身职业,坚守至今。他的古玩店先是开在铁道宾馆,后来挪到百货大楼,一新超市,直到文化局要求划行归市,这才搬迁到老街坊。他主营陶瓷、玉器、木雕工艺品,十多年前生意好做,他一个月就能进账将近10来万,其中3成左右是利润,即便三年前,生意也还过得去,“如今差远了,东西不好卖,只能保本经营”。他的客户各地都有,老客户多些。他的存货,单价从几角钱到几万元的都有。

  老街坊古玩街是怀化最大的专业古玩市场,一度人气旺盛,如今很是清淡,店主们却又认为“这是符合经济规律的”。辰溪人张必伟悉心打理着他的博古轩,他主要经营木雕、石雕、家具,其中最值钱的是那口石雕太平缸,两年前花 1 万元从会同乡下收来,进店后标价1.6万元,有人出到1.2万元他没卖,觉得一则出价不算高,二来打包装运很麻烦,索性放弃这笔交易,“自己留着做镇店之宝”。

  张必伟记得,古玩生意最好时是在2001年-2007年前后,当时他在火车站百货大楼开店,看的人多买的人也不少,很有赚头,“现在是冰点”,好在店子是自己买的,无须房租,不计人员成本,勉强能够撑下去,物业费加上水电费,每月硬性开销不下500元,“如今做这一行的都是自己看店不请人”。他有架花梨木罗汉床系从广西收来,报价不过 1万元;花梨木架子床,报价也只有1.6万元,具备一定的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他建议大家买年代久远一些的东西,保值+实用,这样才不容易亏。

  张必伟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读初中时就迷上了集邮,由此先是接触到古钱币,发现二者可以触类旁通,东西方文化艺术也可以相通,接着耗上了石头木头,结果“不幸入行”。他说因为现在生意不景气,同行中或挣扎或改行,关门的、留守的皆有,各人境遇、心态、实力不尽相同,“前五年很多人还在往这个行当挤,如今估计还有一半左右同我一样不幸的人在坚守”,而最近两三年,干脆已然几乎无新人进入,有人关门大吉时在店门前立个牌子留个电话,转身搞别的事情去了。

  “冰点”不是随便说说。德天古玩城是城区另一个“划行归市”的专业古玩经营集散地,其管理人员向青松介绍,此城总面积 1000 多平方米,有 20 来家商户,开业已有三年多时间,多半是退休人员拿出几个闲钱在那里“搞味道”,几年前生意还可以,营业额高的商户一年能有20万元进项,如今寒风侵袭下门可罗雀。记者现场了解到,时下生意最惨淡的店家,整个上半年都没开过张。一些店家表示,开这种店子主要不为赚钱养家,而是有个精神依托,随时可以叫上几个人吹牛打牌,“如果靠它糊口,那不要饿死?!”

  让人破财伤神的 “ 擦边球

  钱币市场从来暗流涌动,波诡云谲。专业人士介绍,在怀化,私人收藏古币的少,收藏银圆的相对较多,然后是国产金银币,而外国币一直不大吃香。外国人反其道而行之,一旦见到古币特别是自己母国的古币常常手舞足蹈甚至狂喜,七年前在鹤洲路时,有个法国人带着翻译,专程慕名找到欧阳武,把他当时仅存的几十枚法国老银圆一股脑儿淘空,花了3万多元人民币,还觉得这笔买卖相当划算。

  把玩、交易、收藏古钱币,需要一定的专业知识储备和丰富的实践经验。知识储备不足加上发财心切,很容易让当事人马失前蹄,使不法之徒伺机“套利”。欧阳武见惯了钱币市场上的云卷云舒花开花落,他说这些年找他鉴别古币的情况很多,他也经常发现以假乱真、以次充好,“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买家因此赔得吐血。有些人轻信广告不明就里,喜欢在网上淘宝,以为淘到真宝贝,结果却亏得一塌糊涂,甚至倾家荡产。有道是“买家总比卖家精,骗子总比凯子精”。他清楚记得,有位客人从他手里花700元买了个古钱币,晒到网上去,不料很快有“大老板”主动找上门,说这是个好宝贝,愿意出 200 万收购,前提条件是必须随附权威机构出具的鉴定书,动员他去广州“鉴定”,可几万元鉴定费在当时不是个小数目,此公手头不宽裕,又着急大发横财,便将名下房产做了抵押贷款。欧阳武闻讯,及时直言相劝,告诉他这种钱币如果拿到正规市场上去卖,运气好点的话可以卖个八九百元,赚点香烟钱,卖价不会更高,更加不可能值几百万 ,“ 骗 子 骗 的 是 你 高 昂 的 鉴 定费 !” 他 说 这 种 事 情 并 不 少 见 , 提 醒 广大市民“不懂行的,玩钱币时要格外留神 , 将 其 用 作 投 资 理 财 组 合 时 更 要 小心”。

  魑魅魍魉牛鬼蛇神不光潜伏在钱币市场跃跃欲试、蠢蠢欲动,同样活跃在其他古玩市场上,一有机会便盯“有缝蛋”,打擦边球。记者在德天古玩城采访时,听到一位店家透露,他有个在铁路工作的朋友,闲时喜欢“红拐弯”,前几年曾经输脱裤子,节骨眼上有人找到他,拿着个大拇指头大小,在灯光照射下一闪一闪的椭圆形珠子向他比划,神秘兮兮地告诉他这是辗转从广东文物市场上淘到的宝物,很多年前从英国国王戴过的王冠上偷下来的一粒宝石,持宝人欠了赌债急等用钱,愿以5万元的低价转让,条件是买主接手后三年内不得再行转让,如果卖家在赌桌上回了本发了财,将以 10 倍价钱赎回。铁路朋友信以为真,当即以 3 万元代价买下这颗“宝石”,拿到古玩城把玩炫耀时,被众人一致认定为一颗打磨得很精致的玻璃珠子,哪里是什么英国王冠上的珠宝,很多人因此笑破肚皮。

  “ 等到房子好卖了 , 我们就起来了”

  有人认为,古玩最高大上的“邻居”就是文物,从这个意义上说,古玩是个价值文化符号,古玩市场是文化产业市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值得用心开掘,勉力坚守。业内人士比较公认的是,有文化品位的人才会关注古玩和古玩市场,普通市民对此则基本上视若无睹,因为“这些坛坛罐罐破破烂烂,识货的当成宝贝,不懂的看作垃圾”。

  阳春白雪还得下里巴人陪衬。罗孝旺一味看淡时下的生意行情,认为“等到房地产重新起来了,我们就起来了”,古玩买卖跟大经济环境密不可分,“行情没起来,大家只有等”。他今年卖出的最贵重的东西只是一个价值几千元的玉器,通常情况下只能售出些几十元、上百元的单件,与既往红火光景没法比。他说,古玩价值随着年代不断久远而升值,所谓“越古越香越香越古”,古色古香才值钱。他建议,不管介入钱币也好、陶瓷也罢,做文玩生意或者投资这一行,一定要有投资眼光,当然首先要有这个投资理念,要具备收藏理念,要有专业知识沉淀,不能盲目跟风,焦躁急躁。

  “古玩不是谁都可以玩的。”张必伟说如今这一行业绩不佳,但别的行当也好不到哪里去,轻易改行不是一句话的事情,“进入一个新行业,就是进入一个新门槛,很多东西需要从头学起,客户网络需要重新建立,时间、精力、开销、学费,等等,都是问题。”他建议,有心人对古玩如有兴趣,不妨多看些专业书籍,多了解历史,多关注行业行情。如属投资理财或者精神享受,前者可以买钱币,后者可以买雕塑 (包括摆件、挂件),以及宗教特别是佛教方面的收藏品,“如果收藏或收购家具,最好以实用为主,桌椅板凳床等,都在考虑之列”。

  欧阳武介绍,钱币市场开始清淡甚或萧条,约莫是从三年前开始,他现在的营业额有时锐减至既往的一成左右,主要诱因还在廉政建设不断加强,用公款买这种东西送礼的或者消费的少了,“这对我来讲是坏事,但对国家是好事”。他分析道,今后的钱币市场要比现在好一些,但具体好到什么程度,或者说能够恢复到什么程度,还是要看经济大势,“古玩古玩本来就图个好玩,要用手头空余的闲钱才能玩,不能太过当真,要根据个人的爱好来取舍”。他特别提到,市民外出旅游,不要轻易跑到当地金银币商店购买古钱币,曾经有人花了20万元在外地买到一套古钱币,他发现这个东西其实只值5000元,商家却拒绝退赔,他主动替买家伸张正义,正告前者“你不退我就找工商告你”,对方这才放下身段退钱。他解释说,钱币这个东西跟陶器、瓷器、玉器、木雕、绘画、书法作品一样,专业性很强,外行人隔行如隔山,很不容易弄懂,一不小心就会吃亏,“这一行水很深,学问很大”,所谓“好币论个卖,差币论斤卖”,论的是价值,考的是眼力。有些钱币是不可再生的,放在家里有价值,国家兴盛、经济繁荣、文化积淀,都在里面。

  业内人士纷纷建议,古玩投资者应坚守文化价值,看好自己钱袋。要具备初步的相关知识,在此基础上积极实践,切忌好高骛远急功近利。“然后循序渐进,不断提高鉴赏能力和专业品位”。


互动版 【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 更多评论。。。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