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涌:传统与互联网时代的拍卖,谁会走得更远?

发布时间:2015-11-16 编辑:点击量:2241

    九月份,赵涌集团推出邮币卡互联网交易平台“赵涌牛”,引起业界广泛关注。
    近些年,赵涌集团一直在做新的探索,除了传统的泓盛拍卖,微信拍卖、在线拍卖等,赵涌集团都在做相应的尝试,但也不可避免地遭受一些质疑。目前整个艺术品收藏市场都处于调整状态,互联网时代的艺术品收藏市场可以做一些怎样的探索?传统的拍卖模式和互联网时代的新模式到底哪一种模式可以走得更远?
    “赵涌在线”以及“泓盛拍卖”创始人、董事长赵涌在接受澎湃新闻澎湃新闻:赵涌集团近些年一直在做新的探索,传统拍卖像泓盛,还有微拍、在线拍卖等,比如“赵涌在线”、近期的“赵涌牛”,这跟深耕于传统拍卖的嘉德、保利似乎走了截然不同的两种道路。也有人对你们近期推出的项目感到迷惑,觉得一块块很零碎,对此你是如何考量的?
    赵涌:我们这个行业,从当时的嘉德到创办“嘉德在线”,从保利创办艺术品电商“艺典中国”,到之后成立保利香港、嘉德香港分公司,以及保利到各个省市分公司的拓展,你会发现大家都在做一些尝试,线上的、线下的,这些尝试实际上推动了整个艺术圈的交易和收藏市场的发展,使得我们整个规模从原来可能只有几十亿市场变成几百亿的市场。这个前途实际上还是很广阔的,到今天为止,苏富比、佳士得在国际上还有传统拍卖公司,有上千亿规模的交易额,我觉得从传统拍卖行业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整个收藏圈还是有非常大发展的。
    面对今天的艺术品市场,赵涌集团一直在做一些尝试,我们一直在探索几个方向:传统拍卖像泓盛,包括现在的微拍、在线拍卖,我们也在不断的探索当中。在中国可能有两个不同的尝试方向,一个是像嘉德、保利所做的努力,这个尝试是根据国际上现有的成功案例来进一步的拓展,同时带入一些他们自己的想法;我们是走在另外一个方向,我们希望可以out of the box,即不受约束。凡是受约束的,一些现有的商业模式和成功的案例,往往成为我们学习的内容,但我们不会照这个去做。
    最近我们不断推出的一个个项目令很多人觉得迷惑,觉得有点零碎,实际上我们整个集团包括“赵涌在线”、“赵涌牛”在做的这个新的方向,我认为只要在收藏和艺术圈内,对收藏和艺术的文化发展有利或者能和新的研究群体进行结合,就是好事情。我们推出“赵涌在线”、“赵涌牛”以及整个集团目前就是朝这个方向在做。
    传统拍卖行业目前也做得很成功,包括保利、嘉德、苏富比、佳士得,这一块我们也在做,泓盛拍卖就是做传统这一块。那么我们现在这种新的模式,包括“赵涌在线”、“赵涌牛”我们做得也很成功,其成功之处在于原来不收藏、或者觉得收藏不方便的,通过我们这种模式,他们觉得方便了,甚至喜欢上收藏。
    赵涌集团各个公司的存在,包括泓盛拍卖、赵涌在线、召贷宝、赵涌牛、源泰评级,可能大家感觉我们公司项目东一块西一块,但实际上我们是跟着时代的变化而做出尝试。我们要随意地、碎片化地进入所有的收藏圈和用户圈的空间、时间里面去,我们希望能自己拼凑出来一个自己认为比较完美的魔方,最后真正做到一种新的模式,新的突破。
    澎湃新闻:比如你们现在很受关注的“赵涌牛”也是顺势而为推出的新项目么?它与其它的邮币卡电子盘或者艺术品电商的区别在于哪里?
    赵涌:对于像“赵涌牛”这个项目的推出,大家首先会觉得很奇怪,一它既不像“赵涌在线”,因为“赵涌在线”是有物品的,流动性比较强;二它也不像文交所,因为文交所是完全封闭式的,把东西关进去之后开始进行炒作;同时它也不像拍卖;感觉真有点不伦不类,完全是一种探索过程的产品。但对于我们自己本身来说,我们的思路非常清楚,在这个模式里它蕴含了一种非常强的概念,当信息流和资金流非常快的时候,在我们艺术收藏圈里怎么去解决这个物流问题,这是我们一块非常强的关注点。
    从收藏本身来说有收藏和投资的概念,投资概念确保了能继续收藏,这个投资概念我们用最简单的角度来解读。拿邮票来说,这是最大众收藏的板块,中国曾经有过五六百万人的集邮大军,到今天为止涉及邮票的人至少还有几十万,这是很大的一个群体。邮票里大家最熟悉的就是生肖邮票里的猴票,1980年发行时是8分钱人民币,今天它已经是1万多块人民币的价格,差不多十余万倍的涨幅,其它很多品种也有这种状态,可能不到十万倍涨幅,一万倍的增长也很多。
    看看中国的投资板块里,有多少品种有这种涨幅?股票我们就不谈了,大部分股民都是亏的。投资债券每年一般有3~4%的回报率,到今年为止可能有个5倍就不错了。大家可能感觉房子是涨得不错的,以前最早的时候大概是3、4千块人民币一平方,今天可能涨到3、4万块,差不多10倍提升,对老百姓来说已经是很大的升值了。
    像猴票这样十余万倍的升值空间,在收藏里面是比较常见的,但它的升值假如只有100倍的话,收藏圈都不在乎,会觉得100倍的升值空间太小。
    那么,为什么大众没去关注这个领域的投资?我觉得存在一个信息不对称的状态。信息不对称有很多原因形成。举个例子,不懂邮票的人不敢去买邮票,这就叫信息不对称,懂邮票的就敢买邮票,他得到了10万倍的回报,你假如不懂买进去,你就担心,不但得不到回报,可能出现亏损。信息不对称就形成了你懂邮票他不懂邮票;你懂书画他不懂书画。假如大家都懂,就不存在不对称了,大家信息都公平了,所以我们就要突破这个问题,怎么让大家在某一种状态下信息是对称的?“赵涌牛”目前在做的就是这么一个工作。
    信息的不对称是我们互联网需要突破的内容,是我们新产品需要突破的内容,假如有信息的不对称,物流的不畅通,资金流的不流通,那我们肯定就有努力方向。
    澎湃新闻:你们怎么做到突破信息流、物流和资金流不对称这三个关键问题?
    赵涌:我们搭建“赵涌牛”这个平台,负责帮客户托管和鉴定,让信息对称。所谓的信息对称就是说这个东西好不好,我给你一个评判,而且为此承担所有的责任,在这个基础上,再帮你去保存收藏品。收藏品主要涉及鉴定和保存问题,这两个问题我们帮你解决了之后,我认为信息相对就对称了。
    第二个问题,就是收藏圈的物流问题。艺术品价值越来越高,假如你把它放在家里,哪天空调漏水,或者出现黄梅天气,你的东西品相不好,可能一百万就变成五十万了,这个是大家担心的,更不要说碰到小偷以及有很多不安全的因素。物流的麻烦,保存的专业度,所有这些形成一种不安全感,形成一个物品流通问题。所以我们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通过一些创新来解决。比如托管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概念,今天在瑞士、比利时、德国有很多收藏品、艺术品的仓库是专门为这些收藏家服务的。
    我们为了解决物流不对称问题,特地自己建设了托管仓库,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搬到这里(漕河泾开发区科技绿洲三期2-1楼)来的原因,它符合我们建设托管仓库的要求。比如最简单一点,在这里我们能自己建立一个气体灭火仓库,全国所有的托管机构,恐怕只有博物馆有气体灭火仓库,大部分的交易包括商店都没有这个装置,我们是完全用气体灭火的,确保整个收藏品的安全。
    第三个问题是资金流的不畅通。传统的拍卖,资金问题是非常繁琐的,比如要交押金,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兑现,还有传统拍卖的支付过程。你会发现传统拍卖、传统交易,当一个物品交于拍卖公司,最后得到回报的时候,常常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任何资金都是有成本的,这个时间形成的成本还是比较高的。今天我们通过托管交易以后,你的资金可以实时流通,你实时卖出,实时买进,所以在资金上可以说从传统的5~6个月资金成本,到今天即时交易,一天之内得到现金,彻底解决了艺术品、收藏品资金流通性的问题。
    信息不对称、物流不畅通、资金不流通这三块一旦解决以后,我认为对这个行业是有变化的,任何一个行业,根本性的因素假如解决的话,行业本身的交易模式会好,其它各种状态也会好,随即会产生很多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会是持续性的。我们这样的尝试可能和把传统的拍卖搬到网上去,到各地开拍卖公司,或者我去拿个交易所的牌照,像股票一样把收藏品拿来炒作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在互联网时代,再三强调的就是要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问题,其次要解决物流体系的问题,只有把这些根本性元素升级才能有以后商业模式的升级,才能有服务的升级、品牌的升级。我们集团新推出的“赵涌牛”做的是为信息对称服务,源泰做的是为了物流本身在服务,“赵涌在线”做的是在信息对称基础上为收藏者提供服务,所以有人又会提出为什么有了“赵涌在线”,又有“赵涌牛”,二者有何不同?那是我们在解决信息对称和物流基础上给大家提供不同的服务,赵涌在线是给收藏者提供服务,泓盛也是给收藏者提供服务,而“赵涌牛”是给投资者提供服务。
    澎湃新闻:收藏和投资剥离,大家觉得不理解。有人觉得收藏本身是一个很纯粹文化的东西,你把它搞成一个投资品,是不是有点太商业了?
    赵涌:我是比较现实的,我们大家都谈文化可能很高大上,但还是要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来支撑,假如没经济基础支持,企业也做不了事情,这是很现实的问题。收藏的人一旦开始收藏,他会发现自己永远不够钱买东西。在这个基础上,我觉得以藏养藏是很好的。过去的以藏养藏是我买进来东西,再把这个东西卖掉。今天“赵涌牛”把它剥离,收藏的归收藏,投资的管投资。用这种托管的方式,“赵涌牛”可能形成的东西就是把纯投资那一块剥离出来,这就是一种创新。
    这种投资有可能是从8分钱变到1万多元,也可能从2块钱变成1万块。然后你把房地产、股票、债券这些列出来,你会发现艺术品里有很多值得投资,那么,好的投资我为什么不剥离开来让大众投资呢?我们搭建“赵涌牛”这一平台,不懂邮票的人也可以加入,我们提供鉴定、托管,担保,你可能2块钱买进去,以后变一万块,但很难说房子你今天2万块买进去,以后变1个亿一平方,那种概率真的很少。
    澎湃新闻:通过“赵涌牛”这一平台进行投资,也可以培育未来的收藏群体?
    赵涌:是培育收藏群体,让大众通过这个渠道,进而进入收藏圈,而且收藏者又通过投资养他的收藏,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我们做这个尝试是非常有前途的,而且有空间。
    比如以前很多人说,房子我懂,股票我懂,邮票我不懂。我们解决了信息对称问题之后,可以让你安心的尽情的收藏,那么我就相信,当大众群体看到这一块(增值)数据,一定会有人进入这一块。可能一百个人里面原来进来投资可能有10个觉得很好玩,我把实物拿回来自己看看玩玩也挺好,他们中的一些人就开始收藏,所以对整个收藏和艺术文化行业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澎湃新闻:“赵涌牛”主要是邮币卡业务,并不能满足投资者对所有门类的需求,你们还会尝试其它门类么?
    赵涌:我们接下来会尝试其它门类,实际上有很多项目是可以尝试的,包括里面有很多可标准化的,像版画。在艺术品收藏来说,你会发现一个特点,艺术家有精品,但是大部分的作品是有标准的,可以去评估,在大部分艺术家作品里,90%的作品常常以尺寸来衡量作品的价格。
    我们觉得凡是可标准化的,包括一些书画作品、版画,包括一些能比较明确定量的都可以尝试。另外,不一定要很标准,但是要有足够群体感兴趣的,它只要成交活跃就行,这个我们需要慢慢尝试过程中来总结。
澎湃新闻:有没有对“赵涌牛”的客户群体做过统计分析?
    赵涌:具体年龄段现在还没有出来,但我们有一个基本的概念,主要由两个群体形成,一个群体是原来玩收藏的,有托管需求的,这个群体相对年龄还是偏大一点,这个年龄段可能在40多岁50岁的概念。另一个群体是投资和交易的,这个年龄段偏轻,平均年龄35岁左右。
    你会发现这个大概有10几岁的年龄差,这个年龄差的形成,让我们感觉到我们做的这个事情需要朝年轻人去想,也就是这种交易模式,这种方式年轻人会接受,但原来的交易模式偏向年纪大的,所以他们有东西。综合以后,我希望两个群体都会获益,而不是说原先收藏的人获益了,后来进入的人损钱了,比如原来有一百个人在玩的东西,现在有一千个人进来投资,所以整个市场变大了,整个物品价值提高了,那么原来有货的人获得了一定的回报,后来进来投资的人也会有很多的机遇,因为方便了,进来的人越来越多。
    澎湃新闻:“赵涌牛”也存在一定的投资风险?
    赵涌:这是难以避免的。我们比较担心的是炒作过度,炒作过度会带来泡沫。所以大家一定要当心,短时间内涨过高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容易被投机分子利用,成为泡沫的牺牲品。我觉得自始自终要保持一种平衡的心态去看问题,不要太过于急功近利,收藏和任何投资行业都一样,急功近利最后结果反而容易马失前蹄。记者专访时表示,“收藏圈传统的模式,产生群体很大,就像我们今天的报纸、杂志、电视还能活的很好,但始终有一点,新媒体在迅速崛起,但不能说它百分之百就取代了传统,我认为两个应该是并存的。
    所以不管今天嘉德、保利、苏富比,尤其他们在探索的东西有很大的空间和发展,我们现在这种探索的模式,完全是另外一个维度在做自己的事情,我觉得空间也是很大的,至于真正最后我们能做到什么程度和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影响力,到底是传统的影响力更大,还是我们这种模式的影响力更大,可能几年以后就会比较明确的看到,也有可能各种模式共存,这对艺术圈、收藏圈来说是最好的一种方向。”

互动版 【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 更多评论。。。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