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梦呓----拍卖师刘婕一场慈善拍卖会后的小感

发布时间:2013-4-8 编辑:刘超点击量:11912

拍卖师刘婕工作照

拍卖师刘婕生活照

        好久没有光临新天地了,今天下班以后,顿时来了闲情逸致,便决定打破两点一线的常规路线,踱步去那里走走。初来到这里,你会乍然怀疑是不是真的身处上海,四周的石库门会给你明确的答案——这里是上海的精髓之地,也是上海为世界开启的一扇窗。然而在这里,你却很少能够听到沪语,充斥耳畔的是一串串异域乡音。金发碧眼的老外,打扮得体的淑女,气质儒雅的绅士,随风摇曳的烛光,安然于琉璃器皿中的鲜花,粉饰霓虹的商铺和酒吧,……塑就了独特的新天地文化。所谓小资情调,就是由此而来的。

        来到了Q Luxury门口,这间精致典雅的琦坊是Baker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户。走进它,便会置身奢华的海洋,让我想起了数日前认识的这家店的老板:一位娇柔可爱的女子:朱雯琦。这位气质可佳的女子,是一位珠宝设计师,有着良好的教育背景,家世显赫,父亲是香港著名的收藏家。想起她,思绪便回到了那次让我回味良久的经历,就像是一场轻盈的梦,但却真实地发生过:

        我还身在云南的那会儿,突然接到了上海的电话,询问是否能够有时间主持一场慈善义拍,我欣然应允了。原来是“上海慈善基金会——巾帼圆桌基金五月慈善舞会”为四川震灾筹款的特别义卖活动。看了我以前主持拍卖的录像,主办方相中了我,会前约我前去沟通细节。接待我的是基金会的舞会主席Mary Ann Chan,她是一家经营豪宅的房产公司老板。在简单地介绍了拍品的来历和要求之后,她告知了我还有一位筹款主席要赶来与我碰面,其中有两件作品就出自于她和她父亲的收藏。不久,身穿一身黑色绸衣的雯琦便风尘而至。我们沟通得十分顺畅,话题也越来越投机了。待重要话题几尽结束,我提及了有关着装的问题。因为是舞会,她提议我穿“黑色晚礼服”,并热情地说她可以提供给我,邀我稍后随她去家中拿取。这位身材娇小的女子,一边轻巧灵活地操纵着宝马X5的方向盘,一边与我侃侃而谈,自信而从容。目的地是翠湖天地——她的家。这是一间三复式的豪宅,室内设计和装潢出自她本人之手,匿大的主客厅的落地景观窗正对着新天地和那片湖滨,内外和谐,布置得体,整体风格高贵脱俗。她先在二楼的客房的试衣间搜索寻找,接着又带我来到三楼的客房,打开了试衣间,随手拿下三件礼服让我挑,热情好客地让我感动。雯琦的妈妈在楼下还为我们准备了晚餐,穿着很朴素,丝毫不张扬。这让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临别时,她还关照我当天不用化妆,她会让自己的化妆师帮我“搞定”的。

        5月31日,我如约来到了四季酒店,由于时间还早,我便来到了24楼的套房休息。原来里面早已有人,只见一位极其丰腴的贵妇,一看体态,便知不是一般俗人。我推门进去时,她正在关照酒店的服务生:“对对对,你去告诉你们老总,就说,客人一会儿就到,请他准备房间,跟总台就说周小姐订的,他们就知道了!”语调里带着些许傲气,一见到我,她打量了一番,便猜度出一二,说:“噢,你好,是今晚的拍卖师吧?好好表现噢,今晚就靠你了!”

        “嗯,我会尽力的!”我用适时和自信的口吻回答道。

        这位贵妇人微笑地点了点头,便开始跟旁边的随行人员用广东话交谈,一会儿又用英语讲电话,不时还冒出两三句沪语。真不知道她到底是哪里人了:上海人?香港人?还是旅居海外的华裔?原来正是基金会的主席Vivian Chow。她是周信芳的小女儿周采茨,就是曾经担任香港电影金像奖的评委,一手捧红了张国荣的那个周采茨。

        我一直在琢磨应该用什么样的笔触描写这位有着传奇生世的贵妇人,她的特殊的家庭和社会背景造就出如此独特的言谈举止,一切如此戏剧化,忽然有种在写小说的感觉,似乎这样的人物只有在小说和电视中才会遇到。正在痴痴地胡想,门铃响了。原来是今晚的司仪之一,后来得知是Vivian的儿子,Dash Huang。

        这位一口苏格兰纯正发音的年青人,国语倒是十分见拙。这是长年旅居海外的结果,身为炎黄子孙,却无法用母语交流,不得不说是憾事。Vivian正在跟旁边的人用沪语谈论Dash:“是啊,啥宁晓得伊现在讲闲话哪能会得唔噜唔噜(意为口齿不清)额,……”我猜想让Dash今晚担任司仪,也是Vivian的特意安排吧,这确实是一个锻炼的好机会。不一会儿,另一位司仪也来了,原来是香港TVB著名综艺节目主持人邓梓峰Patrick Dunn。今晚的主持将由我们三人搭挡完成,而我主要负责拍卖环节。Patrick因为毕业于Boston University,所以也可以操一口流利的英语,国语较之稍逊,但并不算差。

        雯琦也来了,还带来了她的专职化妆师:“Jennifer,今晚你可是全场的焦点人物,放心吧,我会让化妆师把你化得漂漂亮亮的!相信你今晚一定会光彩照人!Jennifer,您知道嘛?我一看你就知道你是做拍卖师的人材。”

        对于Patrick,原先我并不是太熟知的,只是见到觉得面熟,便向雯琦打听,她告诉我说:“邓梓峰在香港很有名噢,人人都知道的,用你们这里的话形容就是:当家花旦。”

        得知两位搭档的来历,便深觉今晚的表现事关重要,Vivian又对我说:“Jennifer,他们推荐你,说你拍得不错,我们今天可都全靠你啦,别的没什么,就是想办法让他们多捐点,他们有的是钱!能多挖出一点是一点”说完还俏皮地向我眨了眨眼。我知道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对我的要求和鼓励,今天将要举行是一场为汶川地震而捐款的慈善义拍,我感觉自己很自豪,也很有使命感,意义非凡。我虽然经验不是很丰富,但确实没有丝毫的紧张。我把它看作是职业的需要,我深知自己此刻要做的就是自信和得体。

        Patrick先开了话题:“Jennifer!你好,你是今晚的拍卖官?”

        “噢,邓先生好,是啊。”正在化妆的我对他抱以淡淡的微笑,并没有因为他是名人而有丝毫地低卑。

        “那你一定很有经验了!嗯,很好!”

        其实对于初出茅庐的我,“很有经验”还真得算不上。“哪里,我确实主持过数场,邓先生,久仰您的大名,很高兴能见到您!还能跟你一起搭档。我看过您主持的节目。”(其实最后一句纯属虚构,只是社交词令)此时的我似乎比平时要成熟百倍,似乎身心全副武装,专心扮演着社交角色。

        Patrick听此便来了劲道:“噢?是吗?那你有没有看最近我跟湖南卫视合作的一档综艺节目,我有时还会和中央台合作……” “Jennfier,请教你,是奖券(juan)还是奖quan?”Patrick倒底还是有些吃不准。
        “quan”我答道。

        “噢,谢谢。还有,如果我说希望大家多多放水,开开水笼头,他们听得懂嘛?”

        “嗯,应该会懂吧,就是叫大家多多出钱,不要吝啬的意思吧?”

        “嗯,对啊,这是广东话哎!”Patrick有些惊奇我知道这些。

        “嗯,呵呵,在特定的场合里,这样的话大家都会猜到的。”

        “那我这样讲,应该没有关系?”

        “没问题”

        “谢谢”就这样,我们热络了。

        Patrick和Dash是主持舞会的司仪,而拍卖环节是整场舞会的核心和重要环节。我们三人大致商量了衔接的细节流程:随着JZ big band的演奏,来宾入场,先是由他们二位上台致欢迎词,Dash负责讲英文,Patrick用国语,然后介绍舞会背景,市领导致词,基金会领导发言,晚餐开始,接着是抽奖,然后是魔术师Dan Kamin和上海交响乐团演出,跳舞,随后拍卖环节开始,之后再是抽奖,捐赠仪式,最后跳舞、爵士大乐团演出。分配好任务和时间,我们就各自准备了。我似乎没有什么可准备,独角戏让我不用担心需要跟别人对词,Dash和Patrick两人一直在那里对台词,看来做司仪也是不轻松。只是Patrick很专业,所以他准备起来事半功倍。

        舞会就要开始了,我们三人一起来到了三楼的大宴会厅,厅前的走廊里早已站满了人,还有陆续赶来的。人们纷纷来到宣传画幕旁签名、合影,谈笑风生着步入会场。商贾名流,淑女绅士,记者媒体,政客名人,一群群,一簇簇机械地在眼前像皮影戏般地来回上演。之后的舞会和拍卖都很成功,19件拍品一共筹得善款260万,主办方很满意。

        JAZZ BAND邀请了一位极有韵味的女歌手,唱了两首爵士乐曲,其中一曲是典型的上海老歌《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等着你回来,……等你回来,让我开怀……你为什么不回来?你为什么不回来?……还不回来,热泪已满腮……”随着靡靡之音,所有的人翩翩起舞。

        突然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就如王家卫导演的电影里的世界:抽象、迷离、深邃、无题。

        艺术品拍卖是上流社会的游戏,融身于这班人流,有时恍惚感觉自己也是其中一员,可实质上却并非如此。这一切只不过是源于一个徘徊于上流社会边缘的职业,就像捅破了一角的窗户纸,让您有机会管窥到这个世界。在没有更深的学识造诣和财富背景下,结局也只是海市蜃楼、过眼云烟,曲终人散。是梦,还是真?

        人生就如一场梦。每个人都在做着自己的梦。在这个花花世界里,有着形形色色的不同背景,不同阶层的人。追寻幸福却是永恒的话题。去云南一路之所见就能证明,那些居住在大山里的人们和叱咤于风云变幻的上层社会中的人们,可谓是明显的反差。但是却并不能断定谁比谁更幸福,或是谁比谁更不幸。幸福是很特别的一样东西,是一个中立物,似乎与贫穷和富有并没有太大的关联。山里人有山里人的乐趣,他们真实,自然,不做作,也没有复杂而带来的痛苦。那些外表光鲜亮丽的人群,有背地里的失落、担心、和虚伪而带来的烦恼,又怎能算是幸福呢?

        我觉得自己是置身于这两类人之外的:既有机会体验上流社会的生活,也能享受追求原始简单的生活。或许不必一定成为哪一类人的,因为得到了也便不会觉得美好。所以渐进式地体验生活,一步步地前进,从平凡走向超越,也是一种极致人生。只有这样,才有能力感觉到果实的甘甜,才能有机会欣赏沿途的风景,才可历练和收获丰富的人生经验,才会懂得珍惜拥有的一切。人生才会是一张色彩斑斓的图画。

        不刻意,不盲从,不骄傲,不气馁,满足于现在所有的,向更好的方向努力。我想这样的人生就是值得的,因而也会是幸福的。


互动版 【已有0位网友发表看法。】 更多评论。。。

输入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换一个